新闻中心
你的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每经头条|限塑令首周:可降解塑料袋涨价15%纸

作者:九州体育 发布时间:2021-01-12 04:07 点击:

  从今年1月1日起,在北京上海等直辖市、省会城市等地买东西不得使用不可降解的塑料袋;一次性塑料吸管也会在全国所有饮料店消失;在地级以上城市景区吃饭,一次性塑料餐具不能“上桌”……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带着问题,分别从最热的替代品——可降解塑料、纸等入手,采访行业专家、一线企业,描绘出一幅“限塑令”风口下的行业百态图。

  记者调查发现,可降解塑料原材料PBAT一个月涨价达13%,可降解塑料袋短短一周每吨竟涨了4000元。

  股价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替代品“火”了:金发科技600143股吧)(600143,SH)2021年开年以来涨幅已超10%;中粮科技(000930,SZ)1月4日涨9.98%……

  2021年一开年,记者就在北京某连锁超市发现,此前的普通塑料袋已经全部替换为可降解塑料袋,相同规格价格由0.4元/个涨至1.2元/个。

  河北一家塑料企业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可降解塑料原材料比较紧张,不好进货,短短几天每吨价格就从2.4万元左右涨至2.6万元左右。

  新疆望京龙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冯岩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2020年12月初,可降解塑料原材料PBAT的价格是2.3万元/吨,1月初已经涨至2.6万元/吨,短短一个月涨幅达13%。

  河南郑州的一家塑料袋生产企业工作人员坦言,现在很多塑料袋厂商都在涨价,元旦之前,可降解塑料袋的价格在2.6万元左右/吨,现在已经超过2.8万元,有的厂商甚至抬到3万元每吨,涨幅达15%。

  记者采访了多家塑料袋制造企业,所有企业都表示没有现货,需要提前下单,一般半个月左右才能提货。上述郑州塑料袋生产企业工作人员称,有一些公司的订单已经排到一个月后。

  这一情况在“塑料之乡”桐城得到证实。安徽省桐城市的一家塑料制品加工企业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最近订单很多,老客户的订单已经排不过来,新客户只能春节后再说。

  位于温州市苍南县的一家纸业生产厂家告诉记者:“我们已经24小时满负荷生产,销量特别好,供不应求。由于忙不过来,那些在纸盒、纸袋上有印刷需求的订单已经不接了。”

  记者以购买者身份咨询一家餐饮包装厂家,厂家回复记者,白色长方形纸餐盒没有现货,现在只有不印刷的牛皮纸盒,价格是0.495元/个。另一家包装厂家也告诉记者,1万个纸餐盒起订,得等10~15天,没有现货。

  记者向一家主营纸吸管、食物纸盒的厂家询问长度为197mm的纸吸管价格,该公司一位邱姓经理表示,0.09元/支,没有现货。“现在订单非常紧张。我们报的是最近的价格,如果原材料有大幅变动,我们的价格也可能调整。”厂家报价后要求记者尽快决定是否需要,同时表示也有其他客户想要。

  我国是塑料制品消费大国。据中国塑协塑料再生利用专业委员会统计,我国每天使用塑料袋约30亿个,截至2019年,塑料袋年使用量超过400万吨。而外卖和快递正在加剧这一问题。

  塑料在自然条件下分解的速度非常慢,一般都要几百年。白色污染混在土壤中,会影响农作物吸收养分和水分;增塑剂和添加剂的渗出物会污染地下水;当做垃圾焚烧会产生有害气体,污染空气,损害人体健康。

  正是由于塑料垃圾有如此大的危害,国家出台一系列措施,要求分阶段限塑、禁塑,并积极推广可循环易回收可降解替代产品。

  “限塑令”在各地加快落地,不可降解塑料袋、一次性塑料餐具等制品梯度退出,新的产业风口已然到来。

  从市场来看,白卡纸、可降解塑料等制品成了“限塑令”下炙手可热的替代产品,各路资本蜂拥而入,激烈厮杀。

  “限塑令”推动了以纸代塑的新趋势。其中,质地平滑、耐磨防水的白卡纸被认为是最佳选择。

  白卡纸是一种高档包装材料,主要用于高档礼盒、化妆品盒、吊牌、手提袋、宣传画册、高档明信片、中高档烟包、饮料包、纸杯、面碗等。肯德基、麦当劳用来装汉堡、鸡块的纸盒,喝饮料用的纸吸管,超市货架上用纸盒包装的饼干、小蛋糕、鲜奶,这些食品包装都是由白卡纸做成的。

  某白卡纸生产上市公司负责人李经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白卡纸目前确实比较景气,从2020年6月份起,公司接单基本上就是满接状态。现在该公司的生产线都是满负荷生产,能产多少量就接多少单,接满后就不会再接。

  “我的客户群体里,食品类包装的客户2020年在增多,这都是因为‘限塑令’。12月份海南全岛禁塑,未来一次性塑料制品都会受限,替代的纸质餐盒、纸杯将大幅增加。后续我们会往食品包装类白卡纸倾斜。”

  除了“限塑令”,国家禁止“洋垃圾”进口也提升了国内白卡纸的需求。李经理解释,我国2021年开始禁止废纸进口,废纸是白板纸的原料,白板纸和白卡纸在用途上类似,都是包装用纸,随着白板纸原料受限,产量会越来越少,因此白卡纸销量会增加。

  大型浆纸纤垂直一体化企业——亚太森博(山东)浆纸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2020年1~11月,公司白卡纸已生产55万吨,同比增长7%左右,预计全年产量60万吨,并且能够实现产销平衡。从销量上看,2020年8~9月销量较好,“限塑令”为公司带来了积极变化。

  据了解,目前主要有四家企业占据国内白卡纸市场。根据中证鹏元资信数据,2019年我国白卡纸总产能约1092万吨,前四家纸企中,APP金光纸业产能约312万吨、博汇纸业600966股吧)(600966,SH)约215万吨、晨鸣纸业000488股吧)(000488,SZ)约200万吨、万国太阳约140万吨,合计占比79.40%。APP金光纸业2020年收购了博汇纸业,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

  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2020年1~7月白卡纸价格持续走低,8月份以来迎来行业景气周期。

  8月末后,规模纸厂连续发布涨价函。卓创数据显示,2020年12月份250~400g平张白卡纸市场现金成交含税月均价6978元/吨,环比上升4.11%,同比上升22.02%。这一价格较2020年的低点6月月均价5275元/吨,增长了32%。截至2020年12月31日,250~400g平张白卡纸市场主流成交含税参考价为6800~7200元/吨。

  卓创资讯造纸业分析师高岩向记者表示,规模纸厂拉涨意愿明确,但春节订单尚不明朗,市场不确定性因素较大,且整体纸厂供应稳定,预计1月白卡纸市场价格稳中上涨,建议关注规模纸厂春节期间排产计划。

  李经理向记者表示,目前,国内的白卡纸产能比较稳定,约每月100万吨左右。需求上涨,导致供求关系发生变化,未来肯定会促使行业加快产能增长。

  高岩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已经公布的信息来看,未来3~5年白卡纸新增产能1000万吨左右,实际落实可能会根据市场需求有所调整。但要注意的是,在2021年四季度以前没有新增产能,就目前来看,白卡纸价格还有部分拉涨空间,纸厂利润较好。

  几位纸企人士都在接受采访时流露出对白卡纸市场的乐观态度,扩产计划也非常明确。

  2020年11月10日,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人民政府网站公示了黄冈晨鸣纸业科技有限公司林纸一体化项目环境影响评价信息,该项目总投资125亿元,一期年产白卡纸138万吨、二期年产白卡纸36万吨。

  2020年3月,联盛纸业林浆纸一体化项目签约,总投资约220亿元,白卡纸产能一、二期建设均达年产100万吨。

  受纸价上涨影响,企业利润大幅改善。博汇纸业三季度业绩公告称,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约93.27亿元,同比增长43.43%;净利润约5.27亿元,同比增长284.72%。

  股价方面,博汇纸业在2020年下半年翻倍增长,1月7日盘中涨至16.55元/股,创历史新高。太阳纸业002078股吧)(002078,SZ)也在2020年11月创下历史新高16.95元/股;晨鸣纸业在2020年11月24日盘中涨至7.48元/股,是自2019年4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除了白卡纸,可降解塑料也是被看好的替代品,这一点从相关概念股的表现可见一斑。可降解塑料中PLA(聚乳酸)和PBAT(聚己二酸/对苯二甲酸丁二酯)是目前最主流的两种原材料。

  记者梳理发现,2020年3月~8月,可降解塑料龙头企业金发科技股价涨幅超过150%,2021年开年以来涨幅已超10%;国内乳酸巨头金丹科技(300829,SZ)2020年4月到9月股价涨幅达337%,2021年开盘首日股价涨幅超7%;中粮科技2020年2月~8月股价翻了近1倍;彤程新材603650股吧)(603650,SH)更是在短短两个月内股价涨了2倍……

  最严“限塑令”毫无悬念地带火了PLA和PBAT。金丹科技在2020年半年报中提到,未来3~5年将规划设计建设10万吨PLA工程项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采购者身份咨询时,金丹科技国内贸易部负责人直言:“我们现在只有丙交酯(生产PLA的中间体),聚乳酸暂时还没生产,要到一年多后才能有货。”

  金发科技的可降解塑料业务由其子公司珠海万通化工有限公司负责。珠海万通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金发科技PBAT聚酯合成及配套的改性专用料年产能8万吨,从2019年底开始已接近满产满销。

  望京龙目前正投资建设一个年产130万吨PBAT产业链项目,其中启动项目年产10万吨。公司总经理冯岩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之前手里有几百吨货,但现在已经所剩不多。

  此外,经过20多年发展,安徽丰原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在生物化工材料制造领域掌握聚乳酸全产业链技术。公司销售部副部长王涛负责聚乳酸销售,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目前有3.3万吨产能(其中3万吨于2020年8月投产),日产能基本接近满负荷,在100吨~120吨。

  王涛及部门的几个同事是2020年春节后从其他销售组调过来负责聚乳酸销售的。问及近1年来印象最深的事,王涛笑称:“不用费心出去开发客户,天天都有人来找你,一天至少要接几十个电话;来的人也很多,天天都要应酬。”

  王涛补充说,当然也不是完全不用出去,刚开始也得告诉市场我们有这个产品了,从6月份到现在参加了至少十多场展会。

  “市场需求增加,工作人员繁忙是肯定的。”珠海万通前述负责人表示,2020年“限塑令”发布以来,负责国内市场的业务经理出差频率较以往大大增加。“以前国内市场需求不大时,我们主要精力在国外,现在国内需求起来了,我们也非常重视国内市场渠道的建设和产品推广。”

  在被问及有没有多招一些销售人员时,冯岩表示“正好说反了”——本来计划销售人员是一个比较庞大的队伍,各重点城市要设办事处,现在看来不需要了,因为一货难求,客户都是打电话上门求货。一说是环保型材料PBAT,客户直接就问价格、怎么交货。

  “江苏、浙江、广东、福建、山东这几个省的企业买PBAT还是比较豪爽的。”冯岩说,这些地方都是塑料加工重镇,基本上给报价,客户觉得差不多是市场价就买了。

  记者在调查中还了解到,由于产能严重不足,不少PLA、PBAT厂家销售都会“挑”客户。

  金丹科技前述内贸负责人表示,由于供货紧张,业内一些PLA老牌厂家都不太愿意接很多新客户订单。“订货量小的话还可以,订货量大的新客户售价反而更高。因为接一个量大的客户就意味着要舍弃很多老客户。”而事实上,宁可多出钱也要买货的公司不在少数。

  新入局PBAT的望京龙也存在取舍客户的问题。冯岩提到:“现在手里存货越来越少,有几个客户要求每月供500吨货,我直接就不跟他谈了,供不上。我要让更多的下游企业跟我们接触,而不是赶紧把东西卖了挣快钱。公司现在生产线还没建好,可能这一家给我买完了,那我就少接触了十几家、上百家企业。”他说。

  一位不愿署名的分析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到一组数据:中国每年约消耗购物袋400万吨、农膜246万吨、外卖包装260万吨,且随着快递、外卖业务的快速发展,塑料需求持续增长。“全球的塑料消耗量是3.59亿吨,这个替代量级别就更大了。”该分析师说。

  但目前的产能供需严重失衡。他介绍,近一两年上了一些新产能,之前PLA全球约有24万吨产能,国外只有Nature Works、Corbion-Purac两家公司有产能,国内只有浙江海正有1.5万吨产能。PBAT全球产能是30万吨,国内、国外分别有15万吨。

  珠海万通前述负责人表示,在“限塑令”出台前,PLA和PBAT的成品市场主要在国外,中国扮演的角色是加工和出口。其中PBAT国内有数个厂家生产,占全球产能的30~50%,供应和价格比较稳定;PLA中国之前产能仅占全球不足10%,不具备市场定价权。

  而海南率先出台“限塑令”,被业内认为是拉动国内可降解塑料需求的一个信号。受益于欧盟国家禁塑政策的推进,加之2020年国内“限塑令”出台,很多企业开始抢货。

  相对而言,PLA涨幅较大。记者了解到,目前丰原集团和金丹科技对外报价都在3.2万~3.3万元/吨,相较于一年前的2万元左右,涨幅在60%~65%。

  珠海万通前述负责人表示,目前国内PBAT市场价格在2万~2.5万元,PLA市场价格在2.5万~3.3万元。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近期有地方PBAT价格已涨到2.6万/吨。该负责人认为,国内PBAT/PLA的生产技术较世界最领先水平还存在不少差距,产品也有明显差异,这也是市场上PBAT、PLA价格跨度大的原因。

  事实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调查得知,在2020年7月份,PLA报价曾一度高达5万元/吨,涨了1.5倍。在前述分析师看来,这不排除部分厂商有炒政策预期的因素。

  而受访的主流厂家表示,报价四五万的多是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贸易商。主流厂家认为,价格稳定其实更有利于可降解塑料的广泛使用,价格若太高,下游甚至终端就用不起了。

  在需求和利润的共同刺激下,很多企业跃跃欲试,各大公司争相上产能。王涛告诉记者,除了现有的3.3万吨产能,公司还有共计37万吨的PLA产能正在建设中,预计2021年投产。

  王涛所在的公司官网显示,目前公司正在安徽固镇丰原生物产业基地建设玉米--乳酸--丙交酯--聚乳酸的全产业链加工线,并尽快复制聚乳酸产能,在5年内产量要达到100万吨/年。

  前述珠海万通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正在抓紧调配资源,加快扩产进度,目前进展顺利,2021年将会有一条新的6万吨PBAT聚合线投产。

  事实上,“在2020年之前,我们就已针对国内外市场发展状况,规划了未来5年扩产计划,并进行相关人员培训和储备。‘限塑令’对金发科技的发展是重大利好,我们原本储备的产能以及人员,可以快速投入到生产运营中。”他说。

  冯岩也对记者表示,已经着手招募有聚酯生产经验的工人,由于是新材料,懂的人少,所以预计招一部分培养一部分。

  瑞丰高材300243股吧)(300243,SZ)1月5日发布的投资者关系管理档案显示,年产6万吨PBAT项目正在施工,预计于2021年第三季度竣工;30万吨PBAT项目目前已取得备案,正在准备安评、环评等材料。

  彤程新材(603650,SH)2020年半年报提到,公司引进巴斯夫授权的PBAT聚合技术,在上海化工园区落地PBAT生产建设项目,一期6万吨,未来满足高端生物可降解制品在购物袋、快递袋、农业地膜方面的应用。

  中粮科技(000930,SZ)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掌握了从丙交酯到聚乳酸的工业技术,万吨级丙交酯项目正在稳步推动。

  不过,前述分析师表示,新建产能需要申请环评报告、准备土地、购买设备、进行安装调试等环节,从建设到投产还要1~2年,短期内难以满足暴增的市场需求。

  下游企业也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筹备。受访销售均提到,很多改性企业和塑料加工企业都来要货试料。终端制品方面,前述分析师谈到,在政策推动下,2020年的塑料展中新冒出来很多做可降解塑料制品的公司。

  上产能、拓市场,站在风口上,PLA和PBAT确实迎来一轮大行情。不过在前述分析师看来,可降解塑料要实现对传统塑料的大规模替代还面临不少问题。他认为,无论是PLA还是PBAT,都是完全新生的材料,实现大规模替代最核心的是有产能,这是最大的问题。

  “现在大家宣称扩产的非常多,有一些统计说这两年PLA要从3万吨扩产到300万吨,PBAT也号称上到200万吨。”他觉得有点夸张。

  “就PLA而言,其关键突破环节在丙交酯的工程技术。”他说。丙交酯拥有极高的技术壁垒,目前全球仅有荷兰Corbion-Purac、美国Nature Works等少数企业掌握。我国PLA技术水平较低,海正、丰原等公司初步具备PLA量产技术。

  珠海万通前述负责人也表示,正是由于丙交酯拥有较高的技术壁垒,也影响了国内聚乳酸产业的发展。

  一位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海正从2004年开始做聚乳酸,2018年技术才成熟;丰原从2000年左右开始搞,这几年才成功。

  记者注意到,金丹科技11月29日发布公告,控股子公司金丹生物的丙交酯项目已于近期投料试车。“这一突破在业内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该分析师说,如果丙交酯技术突破,行业壁垒就转移至受环保限制的乳酸生产环节,乳酸必须要达到一个比较高的光学程度才可以。相对而言,PBAT的生产技术更为成熟一些。

  除了技术瓶颈,可降解塑料成本高也是阻碍之一。传统塑料成本1万元/吨甚至更低,PLA、PBAT的价格是其2~3倍,必将提升终端制品的价格。以超市小号购物袋为例,该分析师介绍,传统购物袋1个0.14元,可降解的要0.22元,贵了57%;传统餐盒0.4元,可降解餐盒要2元,涨了4倍。

  在珠海万通前述负责人看来,短期因为供不应求、产能有限,加上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 PLA和PBAT的价格会有上升趋势。但从长远来看,随着新建产能的落地,供需矛盾缓解,价格会逐渐下调。

  不过在冯岩看来,可降解塑料成本降低除了寄望于原料生产企业规模优势摊薄成本外,还可寄望于塑料改性企业。通俗理解,改性即经过填充、共混、增强等方法加工改性,提高塑料的强度、韧性等方面的性能。

  他举例说,市面上的塑料制品数以万计,每一种塑料制品可能都需要不同的原料配比。比如2万元/吨买的PBAT,改性企业如果往里掺一半淀粉,成本一下子就能拉到1万左右,跟传统塑料成本相当。

  从这个角度讲,可降解塑料的大规模替代还需要有更多人从事改性研究。冯岩说,几十万种塑料制品可能就需要几十万种改性料,下游塑料加工企业拿改性料去生产出塑料袋、保鲜膜等终端产品。

  谈及未来PLA和PBAT两种材料谁能够成为主流,王涛和前述分析师都认为,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王涛表示,PLA在不同行业里占比不一样。比如农用地膜、一次性垃圾袋等,主要的原料是PBAT(90%),PLA只占10%;如果是在注塑领域,比如一次性刀叉勺杯碗碟等,PLA大概能占到70%。

  前述分析师解释,这其实与两种材料的性能有关,PLA更硬、更有塑性,而PBAT更软、更倾向于拉膜。

  但是,冯岩认为,从产能来看,PBAT生产速度更快;PLA生产速度慢,一是建厂慢,二是其生物发酵过程慢,三是规模上占地比较大,产出量与占用仓库面积不成比例。总体上,PBAT技术更为成熟、价格更亲民、适用性更强。

  前述分析师告诉记者,PLA从玉米中来,大规模发展就要考虑粮食安全问题,而PBAT是石油化工品类,入局者也都是千亿投资的大公司,他们一定会把量做大去平摊成本。

  但PLA上游原材料问题似乎已有解决办法。金丹科技2020年半年报披露:公司计划探索利用秸秆、玉米芯等材料发酵制备乳酸的技术路线及生产工艺,旨在减少对玉米等原材料的消耗,既可解决“与人争粮,与粮争地”问题,又可解决目前农村秸秆焚烧造成的环境污染等问题。

  王涛也对记者表示,丰原生物后期会利用秸秆来生产,并且规划会在国外上前段产线,即在国外生产出丙交酯,再运到国内。公司官网显示,目前正在巴西南马州和匈牙利索尔诺克建设玉米深加工基地。

  华创证券认为,生物降解塑料价格偏高、产能有限,纸类产品有望成为中坚替代力量。生物降解塑料行业处于发展初期,产量占整体塑料比例不足2%;可降解塑料价格约为普通塑料价格的3倍,在价格上不具备替代优势。相对而言,我国纸制产品产能充分,性能优异,可满足“限塑令”下的替代需求,通过对比可发现,生物降解塑料每吨价格为各类纸制品的3倍左右。

  为此,华创证券测算,2025年白卡纸替代餐饮外卖领域规模有望达到234万吨,替代商超药店等零售领域不可降解塑料袋规模有望达到117万吨。

  一位塑料行业分析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纸的源头是树木,过度采伐对环境有影响。纸在生产过程中也会产生比较多的污染物,造纸行业本身就是污染物排放较大的行业。而可降解塑料产品中,相当部分的原材料来自于石油化工行业,能避免这些问题。

  该分析师进一步指出,从产品属性看,纸的防水性问题如果不能完全解决,将非常影响使用效果。

  对此,冯岩也给出了类似的结论。纸杯不漏水是因为里面有一层淋膜,防水、防烫纸袋里面有一层无纺布,无纺布就是塑料,所以很多纸质的东西都是跟塑料搭配使用的。因此,未来塑料主流的替代品可能还是可降解塑料,而不是纸。

  对于可降解塑料在一些应用领域的规模,高岩给出了预测:预计在2020~2025年达到350万吨左右。具体增量要根据政策执行力度来判断。

  实际上,记者了解到,从2020年初开始,可降解塑料、纸等各个领域的研发步伐明显加快,甚至还有很多行业外的研究机构和技术团队跨领域进入。

  正如一位企业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在巨大的市场蛋糕面前,拼的其实是各种替代材料的技术突破、成本控制等能力,一旦哪一种材料在这些方面取得领先,市场将会快速爆发。

  不过,通过多方采访,记者了解到,可能很难有某一种材料完全打败其他材料,形成绝对优势。考虑到材料本身属性、成本控制、消费者使用习惯等诸多因素,最终会形成割据局面。

  比如在塑料吸管等领域,纸会成为主要替代材料,可降解材料将成为塑料袋的主要替代,一次性餐具等领域可能是多种材料并存状态,未来甚至还会有一些复合材料在某些特定领域扮演重要角色。

  2019年,我国塑料制品消费量约为6800万吨,折合人均48千克。我们已经被塑料制品“包围”。

  在“限塑令”的要求下,一些重点地区不可降解塑料产品正在梯度退市,这些塑料制品一旦退出市场,将会给替代品留下巨大的市场空白。

  目前来看,纸制品和可降解塑料是两种最热门的替代产品,它们也迎来了爆发式发展,抢购、涨价、扩产成为行业内最常见的现象。

  无论是白卡纸还是可降解塑料,各有其价格、性能上的优势,也有各自的使用限制,谁都不可能完全替代塑料制品,一口吃掉塑料市场这个“大胖子”。

  具体来看,在一次性吸管领域,可能纸制品会成为主流;在一次性塑料袋领域,可降解塑料可能更具备替代能力;在一次性餐具上,这两者也许会并行。

九州体育